您的位置:首页 > 概况 > 科研院所 > 智库研究中心 > 专家观点 > 正文

黄晋鸿:科研机构如何去行政化


2018-12-04 07:10:04      来源: 《大众日报》2016年12月14日     责任编辑:凌琪     人气:

近日,我省出台了科研院所“去行政化”新政,率先在科技体制改革的“深水区”进行大胆探索,在全国引起了极大关注。
“行政化”指的是科研机构在行政管理过程中完全照搬政府行政管理模式,设置与政府完全对应的内设机构,没有按照科研活动的规律进行机构设置和行政管理的现象。长期以来,“行政化”的科研管理给我国的科研事业造成了相当大的阻碍甚至损害,这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产权不明晰。我国的科研院所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模仿前苏联建立的,政府为出资主体,科研院所作为政府的附属机构,以事业单位身份而存在。政府出资和科研院所理论上归全民所有,但长期以来全民难以履行出资人权利和职责,实际上是政府在对科研院所进行全方位监管。由此造成了科研单位主体性缺失,发展的能动性与自主权受到限制。
人才管理僵化。在人才使用权方面,科研人员编制管理严格,户籍、地域、身份、学历、人事关系制约较大,人员流动困难;在人才管理权方面,科研机构、高校在岗位设置、人员聘用、绩效工资分配、项目经费管理等方面缺乏自主;在职称评聘权方面,科研单位职称评审程序繁琐,不仅限定评审机构,限定英语、计算机水平等,评审之后还要经过相关主管部门层层审批。
分配机制僵化。在科研成果的所有权、处置权和收益分配权方面,各地普遍存在科研人员享有科研成果的权益无保障、享有权益比例过低等现象。我国科研人员的实际贡献与收入分配常常不完全匹配,股权激励等对创新具有长期激励作用的政策仍然缺位,内部分配激励机制也不健全。
经费管理僵化。在许多科研机构,科研经费的管理与使用常常不符合科研工作实际,而是生搬硬套行政部门的经费管理制度。同时,主管部门在经费设计上还往往容易忽视科研活动的智力成本等因素,并由此产生了诸多经费管理问题。
随着上述种种弊端的日益突出,科研机构的“去行政化”势在必行,这既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加快事业单位分类改革,……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的要求,也是科研院所改革的必然趋势。“去行政化”并不是去掉科研机构内部的行政管理工作,也并非不要行政人员,而是高校、科研机构摒弃以往僵化的“套用”行政管理制度的模式,是涉及产权制度、组织制度、财务制度、人事制度、分配制度、评价制度等在内的一整套深层次的科技体制改革。因此,“去行政化”本身是个有“破”有“立”的过程,破除的是科研管理顽疾,树立的是知识的尊严和良好的科研生态。
科研单位“去行政化”,是改革“深水区”的博弈,在这个过程中,政府扮演着“设计者”和“推动者”的角色,必须做好明晰产权、转变管理方式、全面下放权力、改革投入机制等方面的工作。同时,“去行政化”更需要科研单位自身进行全套的体制机制变革,需要将包括科研组织制度、财务制度、人事制度、分配制度、评价制度等在内的一整套规则进行重新设计,最终建立起一套科学合理的、符合科研单位特点的、全新的科研运行机制,使科学研究回归本来应有的主导地位,塑造适合科研创新的科研生态环境。笔者认为,在这一过程中,应着重做好如下几点工作:
重塑学术权的强势地位,重构学术组织。在专家治学基础上,成立专家委员会,根据院所发展实情,把涉及重大学术问题的决策权,尤其是科研人员的聘用权与评价权下放给专家委员会。将科研项目经费的使用权交由专家团队负责。赋予科技领军人才更大的技术路线决策权、人财物支配权和资源调动权。完善科技领军人才的股权、期权及分红激励机制。允许科技领军人才自主聘用“柔性流动”人员和兼职科研人员,自主组建科研团队。试点组建科技领军人才研发工作室。
实行院所负责人公开遴选制度。充分发挥泰山学者、泰山产业领军人才工程等引领作用,加大海内外人才引进力度,集聚一批在经济社会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中具有带动作用的首席科学家、学术带头人、产业领军人才、科技创新人才和高技能人才。
以科研为中心重组内设机构。一旦确立了以科研活动为中心的运作目标,就意味着行政职能部门、科研辅助部门等都将作为科研活动的服务部门或附属机构而存在,由此带来全套科研组织制度、财务制度、人事制度、分配制度等运行机制的变革。
完善科研评价机制。发挥政府、市场、专业组织、用人单位等多元评价主体作用,基础研究人才以同行学术评价为主,应用研究和技术开发人才突出市场评价,哲学社会科学人才强调社会评价。注重引入国际同行评价。应用型人才评价应根据职业特点突出能力和业绩导向。加强评审专家数据库建设,建立评价责任和信誉制度。适当延长基础研究人才评价考核周期。在社会评价和同行评价的操作上,更应看重的是学术精神、科学态度和学术品格,适当减弱对数量和形式的过分追求,纠正因权力的过多介入和其他非学术影响因素导致的“评奖至上”等学术精神的失落以及侵占学术成果、学术造假等独立的学术操守的丧失。
严防出现意识形态问题。“去行政化”绝不意味着科研机构不要行政职能部门、不要党委或党组,也不意味着学术研究可以不受政策和法律制约而自由行事。改革始终应确保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确保学术研究活动的正确舆论导向和为执政党和人民利益服务的价值取向。要加强党对科技创新工作的领导,落实党委联系专家制度,确保学术研究活动的正确舆论导向和为执政党和人民利益服务的价值取向。当学术研究人员基于个人利益而让学术以合法化的伪装对公共利益产生威胁时,行政的干预与控制则是必然的。
     (作者系葡京手机游戏平台登录副研究员)